夢壹

平行世界的脑洞

#oner#
就,一些脑洞。

或许在一个平行世界里,他们会这样生活。
超鹅从河北转学到北京,由刚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岳叔带着生活。岳叔在国企找了份工作,搬出了西城的家,但对自己的水平不满意,也没有热情,喜欢音乐,还跟以前大学组乐队的朋友保持联系,处于逃出舒适圈和安于现状间的挣扎。弟弟转学那几天所在班级楼层都是堵的。
凡子大二,对未来感到迷茫,出来找工作,因为每天上下班车费太贵想在公司旁边租房子,和已经毕业踏入社会的洋哥早就在学校里认识,刚好洋哥工作圈也在一块,相约合租。

四个人就这样在找房子合租的过程中认识了,简单接触之后觉得靠谱,住在了一起,开始了像以前小日常画风那样的生活。
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打打闹闹,一个使坏另三个支招,一个闯祸另三个逃跑。

或许在某个假期,凡子回青岛,另外三个跟着一起去度假,然后牵着手在海边散步,没见识的小弟对着一望无际的海大呼小叫,路过唱歌的摊子会推搡着一起上去拿着麦唱歌,想象着自己是舞台上光芒万丈的爱豆。
然后在海边的烧烤摊喝啤酒看球赛,凡子会不停地吹青岛啤酒和花生有多好,洋哥会管着未成年的小弟不准他喝酒。小弟吃不惯海鲜,战战兢兢咬一口海参又皱巴起整张脸呸呸呸,嫌弃地把不吃的东西扔进哥哥碗里。
老岳抱着吉他,温柔地弹着琴看他们笑。
他可能会弹一些有点年代的曲子,调子柔和地流淌在海风里,哥哥们也可能逗小弟,问他听没听过这些歌。小弟或许能听出来那是罗大佑的歌或是哪个港台明星的名曲,但会支支吾吾说不出名字,哥哥们就会假装长吁短叹说有代沟。

又或许他们会去电玩城,在跳舞机乐呵呵地踩点跳舞,在娃娃机前抓娃娃,抓不到,幼稚的洋哥会和它斗气,扔下不知道第多少个代币,终于抓出来一个丑不拉几的娃娃,抓起娃娃兴奋地跳起来去跟其他人炫耀,发现其他人早就散光了。
兜兜转转发现在架子鼓音乐机旁边围了一群人。小弟在人群里大展身手,一看就是专业的姿势让哥哥们一脸“我弟弟!”的骄傲样站在旁边看着。周围小姑娘们纷纷举起手机开始拍照或录像。

如果他们四个人的邻居是个年轻姑娘就更好玩了。小姑娘会在某论坛开个帖子,名为《自从我隔壁搬来了四个惊天大帅哥之后我过得是什么日子啊!》每天打卡分享鸡飞狗跳的日常,而我,应该是帖子里为他们心动的一个路人吧。

《灵光》脑洞记录/oner中心/警匪paro

#源于豆瓣偶练私设贴:
https://m.douban.com/group/topic/114657855/?from=1086093010&wm=3333_2001&weiboauthoruid=6499539361

#背景大纲 岳岳 地方政要,私下与军火团体勾结
卜凡 军火商
木子洋 杀手
灵超 弹药专家

#就是很想补写原设定里秦奋与岳岳彼此心知肚明的前情,算是脑内片段扩写
——————————————————————



侍应低着头,带着身后的年轻人穿过群魔乱舞的大厅,经过戒备森严的走廊,在装饰华丽而带着邪气的大门前站定脚步,欠了欠身,转身走了。

年轻人推开门,两边站得笔挺的保安立马便进入他的视线,他瞟过他们鼓囊囊的腰间,露出玩味的笑。

他以前来过几次Shark Bar,做的都是难以放在明面上的交易,仰仗的是这个夜总会在灰色地带关于保密性的绝好声誉。他从前只在所谓高级私人包厢同人谈生意,对此还不以为然,只觉与其他私人会所并无多大不同,之后便很少再来。但不久前的一场酒会上,他见到了Shark Bar的老板,那个美得超越性别的男人,上一刻还温温柔柔地笑着端着酒杯与人聊天,仿若一尊传世雕塑,下一刻便因被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世祖调戏大打出手。

韩沐伯目瞪口呆地围观了全程,与周围人打听到了他的身份,略一思索便将一笔本该在公海游轮上谈的生意挪到了闹市。他来之前还有点懊悔,觉得自己可能冲动行事了,来到这里之后,才知道自己从前对Shark Bar的不以为然过分浅薄。

周锐。

韩沐伯咀嚼着这个名字,笑容逐渐加深。这个人比他想象得还要有趣许多。

身后的大门缓缓关上,五光十色的迷离光影被隔离,他没有回顾来路,所以也错过了在刁钻角度的黑暗里亮起的闪光灯。


宿醉之后的电话响成夺命连环call,韩沐伯捂着头按下接听键,那边好友的咆哮声立刻把他吓清醒了:
“韩沐伯!!!我限你半个小时内赶到调查局给我解释清楚昨天晚上的事情!!!”

对着桌上被怒而甩开的一叠照片,韩沐伯默然无语。

秦奋揉着太阳穴,气极而笑:“军工企业负责人和国外反政府武装组织在著名权色场所一前一后出现……老韩,这种事,你在市区办?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太自信了?还是太瞧不起香港记者了?”

“我以为我已经很隐蔽了,我以为他们不可能追踪得到我。”韩沐伯拿起照片,皱眉。

“是,他们确实不是蹲你的,可是你的合作伙伴自从入境以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心里难道没点数?”秦奋气道,“如果不是Shark Bar那边的人及时抓到了偷拍的记者,把照片送了过来,今天整个警署都要跟你一起完蛋。”

韩沐伯眼睛一亮:“Shark Bar那边送来的?可以啊。所以说,这就是我愿意选在那里办事的原因,他们老板手腕真的强……”

他絮絮叨叨时,秦奋正仔细地翻看着照片,眉头越皱越紧。

“不过……”韩沐伯突然叹了口气,“我和那边谈崩了,原则问题出现了分歧。我以后是碰也不碰别国内政了。”

秦奋突然抬头看他,目光如炬,沉声问:“那你觉得这笔生意最后会落在谁手里?”

韩沐伯挑眉,略一思索便道:“地下的军火生意,怕是没人抢得过卜凡。”

秦奋闭眼冥思一会,将手中照片移到他眼下。他的大拇指紧紧攥着一角,按在照片中黑暗长廊里的一个人影上:
“你看这个人,像谁?”

韩沐伯心头一跳,仔细辨别那个模糊的身影,除了能立刻从身高排除卜凡,确实什么也认不出来。他疑惑地看秦奋,不懂他为什么对照片中这人反应如此之大:“你认为他也是冲我来的?”

他仔细回想了昨晚,试图回想整个过程中任何可疑的人或事,最终还是失败,只好笑道:“秦奋,你太敏感了,我承认被拍到是我太不小心,可是除此之外昨天晚上真的一切正常……除了看到了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子……”

秦奋又立刻甩出一张照片给他,这张的光线比较亮,可以清楚地看到有两个人并排站在走廊里,都是高高瘦瘦的侧影,穿着西装的人摸着一个少年的头发。

“是……他?”韩沐伯这次终于认出来了,穿着西装的,是岳岳。

最近几年新上任的地方政要,能力颇强,与调查局接触不多,但每次合作都是阳奉阴违,十分惹人怀疑,但苦于没有证据,一直也只是“怀疑”。

他又定睛看他旁边的少年,心头一跳。

那双看过一眼就让人难以忘记的眼睛,昨晚眯起来冲他笑了,像是精灵一样空濛,亮晶晶地闪了一下,就消失在了拐角。

他将与这个少年的邂逅再回味一遍,突然觉得不对劲了。他对秦奋低吼:“把关于卜凡的档案调出来!尤其是214走私案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秦奋立刻凭借(前)调查局局长的权限打开了资料库,一系列数据和图片在屏幕上飞速滑过,随着韩沐伯喊了一声“停”静止在一张照片。

“是他!”

那是走私案中误导警方导致满盘皆输的绑架插曲,人质被绑在椅子上,一层又一层的胶带贴满了他的脸,只能看见一双格外好看的泪眼。

警方费尽心思想要解救他,破解重重关卡定位找到了发出求救信号的地方,却只看到一室狼藉,以及墙上血红色颜料涂出来的小学生字体“略略略你们被耍啦”。

之前得到的所有人质信息后来都被证实为假的,警方从头到尾捋了一遍线索,愤怒地接受了这个人间蒸发的人质与卜凡是一伙,自导自演了一个绑架案来误导警方这个事实。

“岳岳……小孩……卜凡……”秦奋很是头痛,“老韩,你觉得昨天你和他们不欢而散之后,Shark Bar里还发生了什么呢?”



烟酒与香水充斥了整个空间,金发碧眼的一群人骂骂咧咧地喝着酒,痛骂刚刚与他们谈崩的军工负责人不识时务,迷乱的空气翻滚在他的鼻息,却突然被吱呀的开门声打断。

四个高大的男人逆光站在门口。

靠身高就能带来极强的压迫感的男人盯他的目光像一只看到食物的野兽,另一个肩宽腰窄的男人斜着嘴笑着,手臂虚虚地搭在一个看起来像误闯入黑色世界的高中生肩上,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彬彬有礼地冲他欠了欠身,扶着眼镜道:
“先生,我想您或许会需要我们的帮助。”





Fin.